隆波田禅师简介

在禅修会的第三天,大约清晨五点左右,当他正在练习着手臂动作时,又一只母蝎身上载这好几只小蝎子突然掉在他腿上,这些蝎子立即散爬在他的腿上或地上。而奇怪的是,隆波田并没有感到惊慌或害怕,就在这一刻,


隆波田禅师简介
 

生为清(Chin)和姗(Som)的第五个小孩,隆波田出生于1911年9月5日,于泰国的布宏(Buhom),一个在泰国东北边境洛伊省的小村镇。他的俗名叫潘.殷达标(PhanInthaphiu)。他有四个兄弟和一个妹妹。他的父亲早逝,因此他必须帮着母亲做一般耕田、恳地以及照顾牲畜的事。

在他住的附近没有学校,潘并没有接受正式的教育。不过在十岁时,他在当地的寺里成为一个见习僧。他的叔叔亚护冯.昌束是该寺院的常住。在他脱下僧袍回复在家生活之前,潘花了十八个月的时间,很努力的学习佛典、禅修与咒术。根据泰国的习俗,当他二十岁时,又回到寺院里成为正式的比丘,跟他叔叔学习了六个月。他对禅修的兴趣,加上对佛法坚定的信心,不断的增加,也不断的修行。

在回复在家生活之后两年,潘.殷达标结婚了。他和她妻子虹有三个孩子:南姆、田、特立安。在大儿子于五岁时过世后,潘则根据习俗以活者的最大的小孩名字被称呼为“波田”(PorTeean),意即田的父亲。为了照顾他的家,波田辛勤的做农地耕植的事,同时也在村子里从事一些买卖交易,在波田的村里,他是一位举办佛教活动的负责人,提供食物、衣服、医药给僧侣;同时还要为附近的寺院统筹建寺院的工程。由于他相当的诚实,使他受到当地的人民深深的敬仰,并且在三次不同的场合被推选为村子的领导者。

后来他移居到江翰,在同省内的一个较大的镇,而成为一位成功的贸易商。在他自己的船上沿着湄公河往来与泰国和老挝之间做买卖。在这段时间内,他接触到许多不同的修行者,也修行他们教给他的方法,更增强了他对佛法探究的决心。在四十几岁时,他发觉到他多年努力的积善去恶,用着不同的方式打坐,并没有消除他的嗔恨,所以他认为全心全意地去寻求“法”的时候到了。四十六岁的这一年,在对他的妻子生活上以及经济上都有了妥善的安排后,结束了所有经营的生意,离开了家,下定决心若不找到真正的法,他就不回家。

在寻法的路上,隆波田来到农盖省的摩尼光寺,他决定参加即将到来的为期三个月的禅修会。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位老挝的潘师傅教导他一种肢体动作的修行方法。一次一个动作,动作之后稍停。同时心里默念“动”和“停止”。潘师傅在那三个月决定要回老挝去。寺院请另一位另一位师傅指导。这位师傅教导静坐末默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呼吸上。隆波田发现刚开始还可以专著联系,但是一阵子后就感到没有什么效果,很容易就退而转学别种方式。在往昔的三十五年间,曾学会过许多种修行方法,大多数是专注呼吸或心中默念法。他只能修到获得暂时的宁静。所以隆波田决定专修刚学到的肢体动作的方式,但是心里不再默念。他这样练习着,顺其自然,精神集中但不紧张的每天练习。

在禅修会的第三天,大约清晨五点左右,当他正在练习着手臂动作时,又一只母蝎身上载这好几只小蝎子突然掉在他腿上,这些蝎子立即散爬在他的腿上或地上。而奇怪的是,隆波田并没有感到惊慌或害怕,就在这一刻,突然,智慧由心中升起:取代它原本应有的反应,他突然对什么是色(身),什么为名(心),有了清楚地体认;他看到了“名-色”的生起,和“名-色”的缺失;更进一步,他体认到“名色”也就是”苦-无常-无我”。在有了这种体认后,他同时也对“真实见”和“分别见”有了彻底的了解。这他对“宗教”,“佛法”,“惑”,“功德”这些字,所了解的意义已完全改变了。这是第一次内心的改变。而在所有小蝎子重回到母蝎子的身上时,隆波田拿起一根小树枝,将他们拿到安全的地方去。

这个时候他的心绪激动,感慨万千。但是终究又恢复到他的练习,一旦观察到自己身心的变化,他立即将心情恢复正常。一直到了傍晚,隆波田的觉性仍然持续且敏锐透彻。他不仅“知道”,而且能“看到”念头,一旦他看到念头,念头就停止了。借着这样的练习,很快的就能透视念头及出处,他的心整个彻底改变了,隆波田已不需要借助经典或老师来寻法。那一天,他一直练习动中禅内心就一次又一次的改变,往后许多年的指导重点就是有关这些心理变化的层次,一步一步详细地观察“心”的变化,直到完全断了苦受烦恼。

在晚上洗完澡后,隆波田继续练习行禅,走在一条林间小径上,有一阵子后,他觉得像是被什么人推了一下,四处看看,并没有什么人。这时一个念头生起,他立即“知道”这个念头,而且清楚的知道这些念头及其他念头的起伏。这时他的内心有了第二次的改变。第二天清早,当他行禅走着,他的觉知有更深入一层。这时他的内心有了第三次的改变。而后很快的又达到了了知“生-灭”的境界。借由这个体认,隆波田的人性根本约束,执着已全部消除,原味尽失:即身心回归本来面目。

几天以后,潘师傅从老挝回来探视众禅修者的情形,隆波田是最后一个与他面谈的。当问及他得知些什么时,隆波田回答说他知道了自己。师傅又问如何知道自己?回答说:在坐、卧、住、行时知道自己。师傅反问:这么说只有死人不能知道自己喽?隆波田回答:我已经死过,有重新活了过来。“怎么说呢?”师傅问。“我已经由污秽、邪恶、痛苦、黑暗、昏昧中死去,而又重新活了过来。”师傅又问他:“盐咸不咸?”

“盐不咸。”隆波田回答。

“为什么?”

“盐不在我的舌头上,怎么会咸哪?”

师傅又问:“辣椒辣不辣,糖甜不甜?”隆波田都有类似的回答。

师傅又问他:“在黑的颜色中,那一个黑色比较黑?”

“黑色就是黑色,没有哪一个黑色比其他的黑色比较黑;白色就是白色,没有哪一个白色比其他的白色较白;其他的东西没有一样是会超越他自己的。”

听了这些答复,潘师傅沉默了好一段时间又说到:“假如这里有一片森林,有一个人来看我,又返回家去。在返家的途中,他拿了一支枪,看到一只老虎并举枪射中老虎。老虎中枪受了伤,变得非常野蛮。我要求那位朋友回去后告诉你到我这里来,你会来吗?”师傅用这个故事的比喻,问着这么意味深长的问题。

“会的,我会来的。因为是你要请我来的,我当然会来。如果我不来,是对你极不尊敬的。”

“但是如果你来的话,老虎会咬你的。”

“嗯,我并没有看见老虎。”

“你会走相同的路径或者会绕道而行?或者另走捷径呢?”

“我不会另走捷径的。我会走相同的路径。当我走相同的路径,老虎跟着我来,我会看到老虎而躲避它;如果我不走同一条路经,老虎来时,我看不到,就不能躲避它。”

听过这样的回答,潘师傅就没再说什么了。

隆波田继续训练自己的觉性直到这个禅修结束,然后回到家乡。此后他开始教他的妻子练习动中禅。有着对隆波田的敬意,他的妻子遵照着他的指点勤加练习,两年后也悟了法。那是在一天的上午,当她正在园子里摘菜,而隆波田听到他叫到:“我怎么啦!”,“什么事?”隆波田问。“这个身子原样尽失,它就像腌渍的牛肉干收缩了一般。”隆波田告诉她不要管这个身体的变化,就让它顺其自然就好。事后。她告诉隆波田,她已不再有任何苦受了。

隆波田又同样指导着巴南(ParNom)和仑南(LoongNom),他的妹妹和妹夫,直到他们也同样知道了“法”。他还教导他的亲戚朋友,邻居及村民们练习动中禅。因为大家对他相当尊敬,都愿意照着练,所以许多人都有深入的了解。在有了这些信心后,他在家乡举办了第一次公开的禅修,为期十天。他用个人的钱去供养前来的三、四十人饮居需要,也从此始终竭尽心血,弘扬动中禅。很快地,他在他的家乡建了两个禅修中心而近邻处还有好几个。但是在泰国如果成为禅师指导别人,如不以出家相去指导人,是很难广为人接受的。所以在他四十八岁时,他再次剃度做个比丘,在家乡荣城寺出家。

剃度师是个年长的比丘维吉塔马卡力亚。隆波田的巴利名为慧心,但是人们还是尊称他隆波田。因为当时他就是以此而广为人知。成为方丈比丘的隆波田,在寺内寺外教导人们这种动中禅有一年多。而后就到江翰另建了两个禅修中心,一个在和平林寺,另一个在胜利山寺。还到老挝去建了一个禅修中心。因为隆波田所教的禅法是教外别传,没有经典依据又与传统有别,曾经有一度还被人误认为他是共产党比丘,而泰国当时是非常反共产主义的。有一位年轻的警官因为怀疑他而混入出家人当中来监视隆波田。隆波田悉心的指导他动中禅,就在练习了一段时间后,这位年轻人开始认知什么是“法”,什么是“实相”,而服气的皈依其坐下,并悔恨自己的原本来意。从此以后,各种流言误会,认为隆波田是共产党比丘的谎言,不攻自破而销声匿迹。

隆波田奉献整个生命,专心一意的传授禅法,减餐少食,避除一切消遣、娱乐。坚持为其他寻法者尽一切可能找到“法”----那几乎垂手可得之法。

身为动中禅的领导者,隆波田的名声遍及泰国的东北部。1966年他在乐伊城的附近建立了一个重要的禅修中心。1971年又在解脱林寺城郊建立另一个中心。他也同时去老挝弘扬动中禅,并于1974年再次前往柬埔寨首都金边指导。当越来越多的人在他的指导下练习后,有一些比丘也达到了能够指导人的能力而在各个禅修中心帮忙隆波田指导人。譬如康垦师傅以及达师傅,还有三玛卡都师傅都是他的助手。

1975年隆波田应邀到曼谷附近的诺布里省的润生寺教授动中禅。对当地的修行者来说,尚没有人知道这么一位乡下来的,不识字的和尚会懂什么道理。在那里有一位知名的学者僧人科维.其摩难陀,颇受知识分子以及学生的欢迎,刚好也在此寺教学。对于隆波田所说的话,所指导的做法怀疑了好一段时日,终于心领神会的认识到隆波田是位具有高度智慧的悟道僧人。在“发现”了隆波田后,他立即受到曼谷的知识界和学生们的欢迎,也遍及整个泰国。1976年底,隆波田在曼谷的近郊建了一个禅修中心----南来寺(WatSanamnai)。在此道场受到各处的邀请,到大学、医院、各地的学校以及各级机构的佛学社(包括政府的部门和隶属)去演讲,指导动中禅。

曾经是泰国东北“巫医”的康垦师傅于1968十岁时,来到隆波田的禅修中心佛乘林寺,经过他的指导一个多月后,体验到了所谓的“名-色”。超越了他的巫术和迷信的境界。之后他决定在此中心出家并继续练习动中禅。在经过三年的修行,体验到“回归本来面目”而成为动中禅的禅师。他在胜境省建立了一个禅修中心圆聚林寺,发誓要帮助贫苦无助的乡间百姓,并且从事于保护环境的各项努力。

隆波田在1983年中的健康情形很差,并且经过诊断得知罹患了癌症。从1982年的十一月开始,到1983年的三月间,进行了多次手术和放射药物治疗。尽管他的病情严重,他仍然达成了超然的成果。他花下相当的时间做单独的指导,做公开的演讲,及领导禅修。他在1983年建立了一个道场在洛伊省的唐铭广及1986年最后的一个道场在附近的科.布塔坦城。直到他的病情进入末期。

当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已无多,隆波田自愿离开医院,回到科.布塔坦城的禅修中心,由他的信徒们轮流照顾他。在返回后的第五天,他宣布自己即将过世,他将自己的觉性反观入内,那原本不太灵活的身体变得柔软而轻松,圆满的觉性充沛,没有依附,没有任何的执著。一小时后他的呼吸完全停止了,如风吹着树枝,风去后枝子逐渐恢复平静。当天1988年9月13日下午6点15分,隆波田平静的离开此世。他所留在世上的是没有一刻间断的指导,珍贵的发现和他的非同一般的动中禅。

    责任编辑:动中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