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念住经》经文3

当比丘生起贪欲时,他正确了知:“我生起贪欲”。当比丘不生起贪欲时,他正确了知:“我不生起贪欲”。他正确了知,未生的贪欲生起了。
《大念住经》经文3
比丘们!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感受观察感受呢?
比丘们!比丘在经历愉悦的感受时,他正确了知:“我正经历愉悦的感受”。在经历不愉悦的感受时,他正确了知:“我正经历不愉悦的感受”。在经历不苦不乐的感受时,他正确了知:“我正在经历不苦不乐的感受”。在执着于愉悦的感受时,他正确了知:“我正执着于愉悦的感受。”在没有执着于愉悦的感受时,他正确了知:“我没有执着于愉悦的感受”。在执着不愉悦的人感受时,他正确了知:“我正执着于不愉悦的感受:。在没有执着于不愉快的感受时,他正确了知:“我没有执着于不愉快的感受”。在执着于不苦不乐的感受时,他正确了知:“我执着于不苦不乐的感受”。在没有执着于不苦不乐的感受时,他正确了知:“我没有执着于不苦不乐的感受”。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感受观察感受。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感受观察感受。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外在感受观察感受。
因此,他观察感受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感受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感受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感受”。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感受观察感受。
 
比丘们!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心观察心呢?
比丘们!比丘心贪爱时,他正确了知心贪爱。比丘心不贪爱时,他正确了知心不贪爱。比丘心嗔恨时,他正确了知心嗔恨。比丘心不嗔恨时,他正确了知心不嗔恨。比丘心愚痴时,他正确了知心愚痴。比丘心不愚痴时,他正确了知心不愚痴。比丘心收摄时,他正确了知心收摄。比丘心不收摄时,他正确了知心不收摄。比丘心广大时,他正确了知心广大。比丘心不广大时,他正确了知心不广大。比丘心有上时,他正确了知心有上。比丘心无上时,他正确了知心无上。比丘专注时,他正确了知心专注。比丘心不专注时,他正确了知心不专注。比丘心解脱时,他正确了知心解脱。比丘心未解脱时,他正确了知心未解脱。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心观察心。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的心观察心。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外在的心观察心。
因此,他观察心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心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心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心”。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
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心观察心。
 
比丘们!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心法观察心法呢?
在此,比丘们!比丘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心法观察心法,亦即就五盖观察心法。
 比丘们!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心法观察心法,亦即如何就五盖观察心法呢?
在此,比丘们!当比丘生起贪欲时,他正确了知:“我生起贪欲”。当比丘不生起贪欲时,他正确了知:“我不生起贪欲”。他正确了知,未生的贪欲生起了。他正确了知,现在生起的贪欲去除了。他正确了知,现在已去除的贪欲,未来不再生起。
当比丘生起嗔奎时,他正确了知:“我生起嗔奎”。当比丘不生起嗔奎时,他正确了知:“我不生起嗔奎”。他正确了知,未生的嗔奎生起了。他正确了知,现在生起的嗔奎去除了。他正确了知,现在已去除的嗔奎,未来不再生起。
当比丘生起昏沉睡眠时,他正确了知:“我生起昏沉睡眠”。当比丘不生起昏沉睡眠时,他正确了知:“我不生起昏沉睡眠了“。他正确了知,未生的昏沉睡眠生起了。他正确了知,现在生起的昏沉睡眠去除了。他正确了知,现在已去除的昏沉睡眠,未来不再生起。
当比丘生起掉举后悔时,他正确了知:“我生起掉举后悔“。当比丘不生起掉举后悔时,他正确了知:”我不生起掉举后悔”。他正确了知,未生的掉举后悔生起了。他正确了知,现在生起的掉举后悔去除了。他正确了知,现在已去除的掉举后悔,未来不再生起。
当比丘生起疑惑时,他正确了知:“我生起疑惑。”当比丘不生起疑惑时,他正确了知:“我不生起疑惑”。他正确了知,未生的疑惑生起了。他正确了知,现在生起的疑惑去除了。他正确了知,现在已去除的疑惑,未来不再生起。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心法观察心法。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的心法观察心法。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外在的心法观察心法。
因此,他观察心法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心法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心法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心法”。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心法观察心法,亦即就五盖观察心法。
 
 又,比丘们!比丘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心法观察心法,亦即就五取蕴观察心法。
比丘们!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心法观察心法,亦即如何就五取蕴观察心法呢?
在此,比丘们!比丘正确了知:“这就是色,这是色的生起,这是色的灭去。这是受,这是受的生起,这是受的灭去。这是想,这是想的生起,这是想的灭去。这是行,这是行的生起,这是行的灭去。这是识,这是识的生起,这是识的灭去。”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心法观察心法。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的心法观察心法。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外在的心法观察心法。
因此,他观察心法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心法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心法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心法”。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心法观察心法,亦即就五取蕴观察心法。
 
又,比丘们!比丘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心法观察心法,亦即就内外六处观察心法。
比丘们!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心法观察心法,亦即如何就内外六处观察心法呢?
在此,比丘们!比丘正确了知眼根,正确了知色尘,正确了知依此二者产生的束缚。比丘正确了知,未生的束缚生起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生的束缚去除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去除的束缚,未来不再生起。
比丘正确了知耳根,正确了知声尘,正确了知依此二者产生的束缚。比丘正确了知,未生的束缚生起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生的束缚去除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去除的束缚,未来不再生起。
比丘正确了知鼻根,正确了知香尘,正确了知依此二者产生的束缚。比丘正确了知,未生的束缚生起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生的束缚去除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去除的束缚,未来不再生起
比丘正确了知舌根,正确了知味尘,正确了知依此二者产生的束缚。比丘正确了知,未生的束缚生起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生的束缚去除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去除的束缚,未来不再生起。
比丘正确了知身根,正确了知触尘,正确了知依此二者产生的束缚。比丘正确了知,未生的束缚生起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生的束缚去除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去除的束缚,未来不再生起
比丘正确了知意根,正确了知法尘,正确了知依此二者产生的束缚。比丘正确了知,未生的束缚生起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生的束缚去除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去除的束缚,未来不再生起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心法观察心法。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的心法观察心法。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外在的心法观察心法。
因此,他观察心法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心法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心法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心法”。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心法观察心法,亦即就内外六处观察心法。
 
又,比丘们!比丘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心法观察心法,亦即就七觉支观察心法。
比丘们!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心法观察心法,亦即如何就七觉支观察心法呢?
在此,比丘们!比丘有念觉支时,他正确了知:“我有念觉支”。比丘没有念觉支时,他正确了知:“我没有念觉支”。比丘正确了知,未生的念觉支生起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生的念觉支,增长圆满了。
比丘有择法觉支时,他正确了知:“我有择法觉支”。比丘没有择法觉支时,他正确了知:“我没有择法觉支”。比丘正确了知,未生的择法觉支生起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生的择法觉支,增长圆满了。
比丘有精进觉支时,他正确了知:“我有精进觉支”。比丘没有精进觉支时,他正确了知:“我没有精进觉支”。比丘正确了知,未生的精进觉支生起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生的精进觉支,增长圆满了。
比丘有喜觉支时,他正确了知:“我有喜觉支”。比丘没有喜觉支时,他正确了知:“我没有喜觉支”。比丘正确了知,未生的喜觉支生起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生的喜觉支,增长圆满了。
比丘有轻安觉支时,他正确了知:“我有轻安觉支”。比丘没有轻安觉支时,他正确了知:“我没有轻安觉支”。比丘正确了知,未生的轻安觉支生起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生的轻安觉支,增长圆满了。
比丘有定觉支时,他正确了知:“我有定觉支”。比丘没有定觉支时,他正确了知:“我没有定觉支”。比丘正确了知,未生的定觉支生起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生的定觉支,增长圆满了。
比丘有舍觉支时,他正确了知:“我有舍觉支”。比丘没有舍觉支时,他正确了知:“我没有舍觉支”。比丘正确了知,未生的舍觉支生起了。比丘正确了知,现在已生的舍觉支,增长圆满了。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心法观察心法。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的心法观察心法。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外在的心法观察心法。
因此,他观察心法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心法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心法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心法”。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心法观察心法,亦即就七觉支观察心法。
(待续)
 
    责任编辑:动中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