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念住经》经文2

又,比丘们!比丘仔细思惟这个身体,不论身在何处或处于何种姿势,依身体组成的要素特性,他思惟观察:“在这个身体中,有地界、水界、火界及风界”。

《大念住经》经文2

又,比丘们!比丘仔细思惟这个身体,不论身在何处或处于何种姿势,依身体组成的要素特性,他思惟观察:“在这个身体中,有地界、水界、火界及风界”。

比丘们!这就像技术熟练的屠夫或屠夫的徒弟,宰杀了头牛,并将屠体支解成块后,坐在十字路口(现在他们是在卖肉,不是在卖牛了)。比丘们!同样地,比丘仔细思惟这个身体,不论身在何c处或处于何种姿势,依身体组成的要素特性,他思惟观察:“在这个身体中,有地界、水界、火界及风界”。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内在外在的身体观察身体。

  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身体”。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就身体观察身体。

 

又,比丘们!就像比丘在墓看到一具被丢弃的尸体,这尸体死了一、二或三天,肿胀、青、溃烂,因而他反观自己的身体,思惟观察:“的确,我的身体也是相同的构造、相同的性质,将来也会变成这样,无法避免那样的结局。”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内在外在的身体观察身体。

  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身体”。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就身体观察身体。

 

 

 

又,比丘们!就像比丘在墓看到一具被丢弃的尸体,这尸体被乌鸦、秃鹰、猎鹰、苍鹭啄食,或被野狗、老虎、豹、胡狼咬食,或被各种小生物啮食,因而他反观自己的身体,思惟观察:“的确,我的身体也是相同的构造、相同的性质,将来也会变成那样,无法避免那样的结局。”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内在外在的身体观察身体。

  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身体”。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就身体观察身体。

 

又,比丘们!就像比丘在墓看到一具被丢弃的尸体,这尸体如链般的骸骨,血肉连着筋腱。因而他反观自己的身体,思惟观察:“的确,我的身体也是相同的构造、相同的性质,将来也会变成那样,无法避免那样的结局。”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内在外在的身体观察身体。

  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身体”。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就身体观察身体。

 

 又,比丘们!就像比丘在墓看到一具被丢弃的尸体,这尸体的骸骨皮肉脱离,骸骨有血渍,筋腱连着骸骨。因而他反观自己的身体,思惟观察:“的确,我的身体也是相同的构造、相同的性质,将来也会变成那样,无法避免那样的结局。”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内在外在的身体观察身体。

  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身体”。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就身体观察身体。

 

 又,比丘们!就像比丘在墓看到一具被丢弃的尸体,这尸体的骸骨皮肉不存,骸骨的血干,筋腱连着骸骨。因而他反观自己的身体,思惟观察:“的确,我的身体也是相同的构造、相同的性质,将来也会变成那样,无法避免那样的结局。”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外在的身体观察身体。

  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身体”。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就身体观察身体。

 

又,比丘们!就像比丘在墓看到一具被丢弃的尸体,这尸体的骸骨没有筋腱连结、支解零乱散置各处,这儿是手骨,那儿是脚骨。这儿是踝骨,那儿是膝骨、大腿骨、臀骨、脊椎骨、头盖骨、肩胛骨、肩骨、颈骨、下颚骨、牙齿。因而他反观自己的身体,思惟观察:“的确,我的身体也是相同的构造、相同的性质,将来也会变成那样,无法避免那样的结局。”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外在的身体观察身体。

  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身体”。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就身体观察身体。

 

 又,比丘们!就像比丘在墓看到一具被丢弃的尸体,这尸体骸骨泛白如海螺壳。因而他反观自己的身体,思惟观察:“的确,我的身体也是相同的构造、相同的性质,将来也会变成那样,无法避免那样的结局。”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外在的身体观察身体。

  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身体”。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就身体观察身体。

 

又,比丘们!就像比丘在墓看到一具被丢弃的尸体,这尸体的骸骨堆积年余。因而他反观自己的身体,思惟观察:“的确,我的身体也是相同的构造、相同的性质,将来也会变成那样,无法避免那样的结局。”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外在的身体观察身体。

  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身体”。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就身体观察身体。

 

又,比丘们!就像比丘在墓看到一具被丢弃的尸体,这尸体的骸骨腐蚀成粉尘。因而他反观自己的身体,思惟观察:“的确,我的身体也是相同的构造、相同的性质,将来也会变成那样,无法避免那样的结局。”

于是,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外在身体观察身体。他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地就内在外在的身体观察身体。

  因此,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灭的现象。

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这就是身体”。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他持续正住、远离执着,不再贪着(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比丘们!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持续不断就身体观察身体。

(待续)

 

 

    责任编辑:动中禅